财政央行再议货币大放水 刘尚希:同意,纪敏:越来越没节操

  • A+
所属分类:综合体育资讯

“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于2020年9月5日-9月6日在北京举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主任纪敏出席并演讲。

在谈及全球主要央行货币大放水时,刘尚希称自己同意西方央行的做法。他认为,“货币大放水”观点的出发点来自于“货币数量论”。如果不从“货币数量论”的角度来观察,恐怕就不能得出“货币大放水”这样的结论。因为货币超发的概念也是来自于货币数量论,即货币多了以后,过多的货币会追逐较较少的商品,从而引起通货膨胀。

“从这个意义上讲,货币超发是相对于通货膨胀来说的”,刘尚希称,但当前的情况是,物价指数没有太大的变化,“放了这么多货币,物价有的地方不但没有上涨、甚至还在下降、还在通缩”。他认为,是因为货币转移到了资产上面,从而导致了资产价格上涨。

刘尚希认为,消费价格和资产价格不是一个概念。

他解释称,从金属货币到现金货币的转变当中,产生了铸币税,即国家创造的一种收益,“每年经济社会发展、每年都要增发一点货币,增发的货币就是对应新创造的财富的增量,对应新财富增量的这一部分发行的货币实际上就成为了铸币税”。

“这部分铸币税怎么去使用?这就成为一个问题,过去在货币银行学的体系里去讨论,我觉得应当要纳入到国家层面上去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刘元春称,理论界对这个问题是忽视的,几乎没有人去研究铸币税,“我觉得,铸币税既然是国家享用了,就应该通过信贷渠道给有钱的人、还是通过财政的渠道给相对来说钱少的人,财经和金融是两种机制,金融的机制就是谁有钱我给谁钱、谁钱多我给谁钱越多,财政的机制应该说谁没有钱我给谁钱、谁钱少我就给谁钱,这是两种机制”。

纪敏称,无论是上世纪的大萧条,还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都是美国自己折腾出来的。但本次疫情是天灾不是人祸。“实际上无论是人祸还是天灾,货币政策在其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在我看来越来越没有节操”。

纪敏直言,从2008年以来,甚至于更早包括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以后,一系列的货币政策就走向越来越无节制的征途。这所导致的贫富分化问题已经成了发达国家必须面临的挑战。

贫富分化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长期的货币宽松带来的资产价格持续不断上涨,纪敏认为,资产价格持续上升,加上利率的持续下降,所引发的杠杆效应,带来了财富分化。

“这种分配效应是巨大的,所以我们看到很有趣的现象,发达国家平均储蓄率在上升,包括美国在内,储蓄率在上升是什么原因?是他自己在节制消费吗?是在减少债务吗?不,就是因为穷人更穷了,富人更多了,我想这就是宽松货币政策现在所带来的悖论,本来是想刺激就业,实际上刺激了市场泡沫带来的严重的贫富分化,它的效果是有问题的”,纪敏说。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