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A跑圈20年后体测再引热议 浪里白条变神行太保?

  • A+
所属分类:综合体育资讯

余贺新预赛打破了尘封7年的男子50米自由泳全国纪录,无缘次日的决赛;

傅园慧在女子100米仰预赛中排名第一,是唯一一名突破1分大关的选手,游出了两年未游出的好成绩,也无缘次日的决赛;

王简嘉禾同样在女子1500米自由泳打破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依然无缘次日的决赛……

这一幕幕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剧情,在最近的全国游泳冠军赛上都真实发生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当游泳名将们一个个游出佳绩甚至创造纪录时,却连决赛的入场券都拿不到?

拦住他们的,是一道体测难题。

按照本次游泳冠军赛的最新要求,体能成绩纳入竞赛成绩,如果体测排名靠后,哪怕游出世界第一的成绩,也将无缘最后的决赛。

这样的评判标准,又一次将那个讨论过无数次的问题再次置于风口浪尖——对于职业运动员,体能成绩到底有多重要?

一则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

本次全国游泳冠军赛和以往大不相同的一点,就是设置了为期两天的体能竞赛。

体能竞赛包括垂直纵跳、引体向上、躯干核心力量、30米冲刺跑、3000米计时跑5个项目,每个项目满分均为10分,共计50分,具体的评分标准则是按照国家体育总局在今年年初下发的通知《国家队体能达标测试评分标准》制定。

而同时,体能竞赛的成绩又直接算入比赛,作为本次比赛的一部分——根据比赛的竞赛规程,游泳比赛预赛前16名运动员根据体能得分排序,取得前8名的运动员进入决赛。简而言之,当你的体能成绩进入前8了,你的游泳成绩只要保证前16就能进入决赛了。反之,如果你的体能成绩排在后面,哪怕你破了世界纪录也要接受无缘决赛的事实。

于是,体能竞赛得分排名第9,得到44分的余贺新,排名第11得到26分的傅园慧和排名第11得到29分的王简嘉禾,连决赛的入场券都没拿到。

这个体能竞赛的设置,源于体育总局下发的一则名为《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通知里说,“体能是运动员竞技能力的重要基础,强化体能训练不仅可以提高运动员身体素质,为‘能征善战’奠定坚实基础,更能够锤炼运动员意志品质,锻造顽强拼搏、永不言败的优良作风。”

当然,既然是基于整个运动员团队,那么游泳队绝不是唯一一个要进行体测的运动队。

前不久结束的田径锦标赛,也进行了“体能大比武和参赛资格挂钩”的尝试,比赛前“体能大比武”中未能达标的名将们纷纷“落马”,就算参赛也只能打着“测试运动员”的身份。这也就意味着,哪怕他们在比赛中取得名次,依然无缘站上最终的领奖台。

此外,体操、跳水、花游等技巧型运动项目,也同样开始了体测。暂且不管赞成反对声怎样,这些现实情况已经发生了——里约奥运花游亚军黄雪辰/孙文雁因体能测试末位被淘汰,体操比赛里有多名选手因为体测未过关没能参加比赛。

就连9月开赛的象棋甲级联赛,参赛选手都要参加体能测试,选手们要测1000米跑、立定跳远、坐位体前屈等项目,达标了才能获得参赛资格。

离开水的傅园慧,也没有了洪荒之力

“就像跑步运动员不一定能在水里游得很好,游泳运动员也不能保证陆上项目都很好。”

王简嘉禾在预赛中打破亚洲纪录的奋力一搏,更像是对自己的正名。赛后面对镜头,早就知道自己会因体能无缘决赛的她,看起来十分平静。而在回答体能竞赛29分的分数以及3000米跑能力不足的事实时,她的语气中,又能读出些许无奈。

老将余贺新的体能竞赛弱项同样是3000米跑,“我的体能测试成绩挺差的,3000米特别差,跑完一圈是可以的,剩下六圈半有点难克服。我是跑完第一圈就需要水的人,跑完第一圈太渴了,整个肺都干了。”

而向来直言不讳的傅园慧,更是体能竞赛当天就发微博“哭诉”:“想不到我傅圆圆这辈子也会有跑步的一天。”事实上,相比自己傅园慧已经进步了,她之前的体能测试五个项目比完只有6分,而这一次,她拿到26分。

可这还是不足以让她晋级决赛。或许,对洪荒少女来说,泳池才是她的舞台。来到陆地,也就远离了洪荒之力。

这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也引起了众人的议论:游泳比赛一定要把体能算进去吗?明明是“浪里白条”,非要做“神行太保”,这样的要求,对于这些运动员来说是不是过于严苛了些?

面对这些质疑,中国游泳协会主席周继红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了这次比赛增加基础体能测试的目的——“弥补中国运动员的短板,提高中国游泳运动员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换言之,加强体能、恶补短板的目的是为了鼓励运动员在基础身体能力和专业运动表现上,都能对标世界顶尖水平。”

不过,对游泳队来说,毕竟是首次在正式的全国比赛中纳入体能测试,显然运动员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诸多泳将们在谈及这次体能测试时,褒贬不一。但更多的一种态度,是认为这样的体能测试,还是过于片面。

“其实我们还好吧,因为体能我们也不是说不重视,体能不能成为决定性的作用,这次以体能晋级前八名,还是稍微欠缺一点。”

连圈内的教练也直言,“体能很重要,训练体能也确实让运动员在一些方面有所提高。但是将体能成绩作为判断竞赛资格的依据和标准,有一些不妥。”

甲A跑圈二十多年后,体能测试该怎样搞?

体能重不重要?

当然重要。没有人会否认体能的重要性,对于体育运动来说,良好的体能是运动员发挥出成绩的重要基础,足球的C罗、篮球的詹姆斯,哪个不是体力怪,哪个不是拥有着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

可见,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初衷是对的,从某种程度上,这样会加强运动员对于体能的重视,也对他们成绩的提升有所帮助。

本次游泳锦标赛在男子200仰夺冠的徐嘉余就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在体能的提升,支撑了我在游泳比赛中冲刺阶段有更好的发挥,体能训练与专项训练同样重要。”而因为脚伤体测成绩不佳未能晋级男子50自决赛的余贺新也坦言,体能训练对于自己打破全国纪录有所帮助,“赛前我一直在恶补体能,打破纪录也是我苦练专项和体能的成果。”

但反过来说,如果只是用体测成绩来简单的“一刀切”,只是纯粹把体测结果作为判断运动员成绩、让运动员晋级的重要标准的话,那么显然有些不妥。如果这样,诸如梅西将不会拥有征战职业足坛的机会,而有哮喘的哈登也注定不会成为NBA的MVP。

更何况,中国体育早就在体能尝试上走过弯路。

1992年,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拉开大幕前,时任中国足协主席王俊生深感中国球员体能不足,决定增设12分钟跑的测试规定,只有达到及格线(3000米)以上的球员才能有资格参加当时的甲A甲B联赛。1994年开始,甲A设立12分钟跑,首次测试来自延边敖东的国脚李红军在距离及格线10米的地方倒下,失去了参加联赛的资格,当时他抱着国足主帅施拉普纳的腿便痛哭了起来。除此之外,体能困难户郝海东、蔡晟、高洪波等国脚,都对体测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

后来,这12分钟跑又改了YOYO体测,单纯的跑圈改成折返跑。但毕竟是模拟足球运动的急停急转和加速冲刺等运动状态,科学性比12分钟跑强了一大截。

不过,对于足球这项需要球员体能、传接球、头球、射门、抢断以及预判多方面能力的运动,仅仅靠体能测试就决定球员的上岗资格,对球员未免太过苛刻。由于落后世界足球的潮流和球员的强烈要求,2011年中国足协正式废除体测上岗的制度,12分钟跑和YOYO体测终于成为中国足球的过去式。

如今,男足废除体测上岗制度未到十年,迎战奥运的各支队伍又捡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喜是悲。

但好在,体测的科学性似乎开始被重视。

之前的田径锦标赛中,中国田径协会竞赛部副主任杨烽用“将体能与参赛资格进行挂钩的一次重要尝试”来形容这次比赛,“尝试”和“摸索”的意义更大;而周继红在游泳锦标赛期间的采访中也说了,“我们将通过本次比赛对体能训练进行认真总结,建立起与游泳项目相适应并紧密结合专项、更加完善的基础体能训练和体能竞赛体系。”

那么,如何规范的去完善体能竞赛体系,来促进专项运动水平的提高呢?

是重新根据不同的运动项目来做不同的体测项目?还是重新制定统一的体测标准?亦或是在日常训练中加大体能训练的比重,开展非专项性质的体能大比武?而非只是用比赛晋级资格来“一刀切”,有些人要去好好思考了。

同时,这行所有的人,也应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体测的目的到底为了什么?为了促进专项成绩的提高,还是只是为了让运动员更全面不“偏科”?因噎废食不可取,让一只鱼变成飞鸟,也不合理。

(韦雨木)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